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理论探讨
父母婚后为子女出资房款的性质认定
分享到:
作者:胡兴凤  发布时间:2019-12-02 14:40:50 打印 字号: | |

【案情】

尹某1与尹某系父子关系,尹某与王某于2017年11月登记结婚。后王某购买位于重庆市荣昌区铜鼓镇商业用房两套合计房款226544元,其中106544元由尹某1直接向出卖方支付。

后尹某1以该106544元系其出借给尹某与王某为由,诉至本院请求判决尹某与王某共同偿还借款106544元。尹某对此予以认可,但王某辩称该笔款项系尹某1赠与给其的彩礼,且已经交付,不能撤销,故不同意返还该笔款项。为此尹某1申请二位证人出庭予以证实,二位证人均称尹某因购房欲向二位证人借过钱买房,后因证人无钱,尹某便找父亲尹某1借钱购房,经常听尹某1提起其儿子借钱买房一事。

【裁判结果】

重庆市荣昌区人民法院作出(2019)渝0153民初2598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尹某与王某共同偿还尹某1借款106455元。目前该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分歧】

本案争议焦点为:本案双方的争议焦点在于尹某1为自己子女出资购买房屋,该出资系对该子女的赠与还是出借。

第一种观点认为,介于父母子女之间的特殊亲情关系及现在中国关于父母自愿出资赠与给子女买房的大量事实。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解释(二)》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当事人结婚后,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夫妻双方的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一方的除外。除非双方明确约定该出资为出借,否则应当认定为赠与。

第二种观点认为,应从不同具体案件中具体分析案情,综合判断该出资的具体性质,而在本案中,应当认定该出资为借款。

笔者同意第二种观点,理由为:

第一、从双方身份关系上看,尹某1与二被告系父子关系、翁媳关系,具有特定的亲属关系,结合传统的父母与子女之间的亲情关系,子女向父母借钱而未出具借条的情况确实存在,符合日常经验逻辑,加上被告尹某的陈述及两名证人在庭审中陈述二被告确因差购房款而向尹某1借款,使得尹某1的陈述具有一定可信度;

第二、从婚礼习俗看,被告称前述款项系尹某1赠与给被告的,性质属于彩礼。但彩礼系婚前一方以结婚为目的,而依据当地的风俗习惯给予对方或者对方父母一定的数额财物。本案争议款项支付时间系其与尹某登记结婚之后,支付方式为向开发商支付购房款,明显与日常的彩礼习俗不符。

第三、从赠与关系及借贷关系的证明标准看,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属于单务合同,应谨慎认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九条规定,当事人对欺诈、胁迫、恶意串通事实的证明,以及对口头遗嘱或者赠与事实的证明,人民法院确信该待证事实存在的可能性能够排除合理怀疑的,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表明对赠与事实的认定高于一般事实“具有高度可能性的”的证明标准。本案尹某1所举证据,能够证明款项交付真实存在,尹某认可借款关系,在尹某1方没有明确赠与意思表示的情况下,王某应当进一步举证证明尹某1交付的前述款项系赠与,但其并未举证证明尹某1有赠与的意思表示。

第四、从价值取向角度看,在当前高房价背景下,部分子女经济条件有限,父母在其购房时给予资助属于常态,但不能将此视为理所当然,也绝非法律所倡导。子女成年后,父母已尽到抚养义务,并无继续供养的义务。子女买房时父母出资,除明确表示赠与的以外,应视为以帮助为目的的临时性资金出借,子女负有偿还义务。

第五、从分析《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解释(二)》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看,该条规定“当事人结婚后,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夫妻双方的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一方的除外。除非双方明确约定该出资为出借,否则应当认定为赠与”,着重解决的是在夫妻对子女的购房出资明确为赠与的前提下,对在夫妻内部有谁享有该出资问题的裁判准则,并非鉴别该出资在父母与子女之间法律关系的认定问题。

 
责任编辑:荣昌法院